南京东郊梅花争艳引客来

2月22日,游人在南京东郊梅花山赏梅拍照。近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关闭的南京梅花山开放,“淡妆宫粉”、“粉红朱砂”、“江南宫粉”等梅花品种陆续盛开,吸引民众前来徜徉花海沐浴春光。据悉,为确保安全,所有进入景区的人员需要佩戴口罩,并进行体温测量。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本报记者 李琛奇 通讯员 焦杨红 王凤文

减员、降薪,一个魔幻的围城

该村二社社长田维宏说,一看摩托车上绑着两个水桶的,就一定是“田坪人”。

事实上,市场上只有那1%的头部机构保持着周期性的招人计划,对于大多数的中小型基金来说,招人并非周期性固定的事情,要根据人员流动的具体情况来设定。

出手机会减少,对于那些中小基金的投资经理而言,这意味着基本工资少了,奖金也没有了,更重要的是无法得到投资的历练。

如今,他正准备告别VC/PE圈,“已经跟一家独角兽企业聊过几次了,CEO很欣赏我的背景,如无意外五一之后就会离开这个行业”。

春回万物生,VC/PE圈开年的第一波招聘来了。不过疫情之下,这波招聘与减员降薪同时在VC/PE圈上演着,残酷而真实。

更现实的是,“有LP资源优先”正成为一些VC机构招聘的隐形门槛。在募资难的背景下, LP资源成为一些创投机构在招聘条件里不便明言,却又彼此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在一些基金内部,由LP介绍来的投资经理不在少数,更为有趣的是,一些投资经理原本就是“带资进组”,既是员工,又能找来LP。

相反,一些过热赛道的工作机会并不多。北京一家VC机构PR李易(化名)在帮做投资的朋友留意工作机会:“反正从去年起工作都不太好找,特别是消费类投资人一般都不怎么招了,因为前两年是大风口,门槛又低,好在年初还是又看到有一些岗位空缺。”

北京一家小型VC机构合伙人金源(化名)说,他们为了目前在招聘的5个岗位,陆陆续续面试了七八十人,但符合标准的只有二三十,这些人的薪资要求又比较高,最后忍痛放弃。

自疫情爆发后,生物医药企业更受追捧,对于这一类标的的选择,往往需要更加专业的投资人,VC/PE机构的招聘选择也从以金融专业为主,继而转向技术型、专业型人才。

谈到村里的产业发展,田维永说,“我们村的传统产业是核桃、花椒、桔梗、苦参等,一社的赵炳金仅桔梗就种植了20多亩。现在有水了,我们还想发展养殖业,拓宽乡亲们的增收渠道”。

过去几年,消费投资的火热程度居高不下。这个相对低门槛的风口,带来的是投资人的扎堆进入,因此并不缺人,即便聚焦于此的基金也有了足够的人才储备。

这个圈子正愈发魔幻而现实。一位财务高材生出身的张姓投资人朋友,做了几年投后管理后,跳到了一家国企的直投部,遗憾的是两年多时间出手的机会并不多,耗费青春心生倦意。

“今年初校招确实受影响推迟了,但我们已经启动了科技投资方向的社会招聘,培养应届人才的习惯也不会变的。”青松基金方面介绍。这家知名早期投资机构在去年12月完成了旗下首支科技主题基金的募集,此次招聘也以科技方向为主。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眼下的VC/PE圈,与招聘忙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减员降薪。

VC/PE圈2020第一波招聘:5天收600份简历,大机构抢人

北京一家VC机构的投资经理唐国(化名)正打算离职。他所在的机构还在强撑着,为的是募下一期。而为了保证团队的完整性,合伙人不得不去招“便宜些”的人来维持运转,“走了两个人,至少招一个回来。” 事情就此进入了一个循环——募到钱的机构扩张招人,没募到钱的机构减员、降薪应对,导致投资经理出走找工作,机构再招新的人……

桑保是黄河源头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扎陵湖乡卓让村的生态管护员,原本他每天的任务就是日常巡护生态,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还要去村口疫情防控点值班,给身边的牧民讲如何预防新冠肺炎。

另外,康县寺台镇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入手,把整治与建设结合、整治与长效管理结合,以新时代文明实践站、乡村舞台、道德讲堂等农村村级公益性设施共管共享工作为抓手,边整治边管理,有效巩固整治和建设成果,内外兼修提升品质。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进一步推进,各种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特优产业的积极培育,田坪村群众的好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越过越幸福。

“我准备告别VC圈”

除此之外,青海还深入实施发展产业、易地搬迁、资产收益、转移就业、医疗保障和救助、教育、低保兜底等“八个一批”脱贫攻坚行动计划,使青海省绝对贫困人口如期清零。(完)

2月10日,松禾资本在复工第一天,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发力招聘一批专业医疗健康背景的投资人,职位涵盖从投资总监到合伙人。“此次疫情,暴露出新冠病毒检测能力、治疗技术等方面的不足,松禾更加感受到科技创新的迫切。”这则“呼唤专业医健投资人”求贤贴如是写着。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从年初起,包括达晨财智、源码资本、BAI、东方富海、梅花创投、火山石资本、CCV创世伙伴、青松基金、英诺天使、金茂投资等在内的大批创投机构纷纷加入招聘大军,而红杉资本、IDG资本等头部机构的周期性校招始终在节奏中。

还有一个有趣的变化,今年S基金相关人才的招聘也多了起来。在各大招聘网站,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的工作机会大量涌现,包括财富管理平台、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等等,除了高级投资经理,职位还多集中在VP甚至MD层级。去年底募完100亿元S基金的深创投正在招募S基金的管理人,全面负责二手份额的开发、尽调、投资、投后以及投资人关系。

这并非夸张。在投资界此前的采访中,多位投资经理坦承了自己的担忧:被投企业大多受到疫情的影响,合伙人将重心放在投后,下面的人出手新项目基本无望了,搞不好还要裁掉一些投资端的人手。

投资界注意到,自年初至今,达晨财智、源码资本、BAI、东方富海、梅花创投、火山石资本、CCV创世伙伴、青松基金、英诺天使、高捷资本、倚锋资本、金茂投资等不少创投机构,早已开始了招聘工作。

如今,第一波出差的投资经理已经在路上。一家VC机构合伙人透露,过去两周已经在办公室看项目,戴着口罩和一批批创业者聊着项目。

纵观今年的VC/PE招聘,可以发现一个显著的现象——技术类、医疗医药类投资人的招聘需求持续上升。

“据我所知,减员的机构并不少。” 上海一位VC机构投资人的所言,和一些猎头反馈的现状相吻合。投资并非一个旱涝保守的行业,大环境的影响下,如果募不到资,想要保存现有实力,只能减员降薪。

“我们围绕‘建得成,用得起,管得好,长受益’的目标,在田坪村建立了公益性岗位水管员管护制度,并与管理人员签订工程管护责任书和聘用合同书,确保工程管护责任到人,加强人员管理,严格考核奖惩,确保村民们的用水安全和工程效益的长久性。”康县水投公司监事长朱涛说。

不过,风投行业门槛十分高,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并非易事。“我去年底在60份简历里筛出了15个左右聊了聊,又在这里面推荐了5名给合伙人,评估下来没有特别合适的。”张烨秋介绍。目前他们的招聘仍在继续,只是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很难去进行后面的操作。

虽然受到疫情的冲击,但VC/PE圈2020第一波招聘潮还是来了。

虽然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创投圈的步伐,但对于关注长线的VC/PE来说,该做的工作还是不能停下来。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疫情难挡机构开工步伐,今年2月VC/PE的投资金额已然出现了小幅上升,共发生145起投资案例,总投资金额为201.98亿元人民币。

医健背景吃香,S基金人才稀缺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青松基金,就是行业内为数不多以招聘应届生为主的机构。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苏蔚介绍,应届生锻炼1-2年可成为独当一面的专业投资人,佼佼者有望在3年内升至VP,在5年内升至MD。

“党和政府让我们脱贫过上了好日子,现在国家需要我们,我们也很愿意为疫情防控做点贡献。”过去的一个月,玛多县花石峡镇吉日迈村生态管护员扎西东珠每日义务做疫情防控的宣传。

前不久,甘肃陇南市康县寺台镇田坪村的乡亲们终于不用再为喝水问题发愁了。如今,每家每户院子里的水龙头都流出了清澈的自来水,田坪村终于告别了人挑车拉才有水吃的历史。

经历这么多面试下来,金源发现一个共同点——大多数在2015-2016年那一波热潮入行的人,能力与职位匹配度都并不相符,干了不到几年,掏出的名片动辄“副总裁”“总裁”。“那时候,一些小机构招人对职位相关性和专业性的要求没那么高,但现在,我们都更偏向于专业性和行业背景,你有没有漂亮的投资案例很关键。”

很多招聘是从去年底延续至今。众海投资2019年完成了一期基金的募资,正备足马力扫一圈市场上的项目。投资副总裁张烨秋介绍,“我们去年募资完后,针对现在的基金管理规模,势必需要扩张人手来把钱投完,所以从去年底就开始招聘了。”

对于田坪村的发展,寺台镇镇长王丽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现在田坪村通了自来水,从根本上解决了‘吃水难’的问题,我们就要从‘点水之恩’‘上善若水’等‘水文化’元素着手,以‘节约用水’与‘孝敬老人’为抓手,高质量推进新时代文明实践活动,提升乡亲们的思想道德素养,讲文明树新风”。

国家统计局青海调查总队居民收支调查处工作人员3月1日介绍说,2019年,青海农村贫困发生率降至1.2%,“十三五”以来共减贫37万人,贫困发生率累计下降9.7个百分点,减贫效果良好。

金源感叹,“现在找工作最难的就是前几年入行的那一批人,投资做了四五年,没有自己的代表案例,没有自己的投资理念输出,没有系统扎实的行业研究,一开口就说跟哪些圈子熟,认识某某大佬。”

2019年是康县“脱贫摘帽”之年,该县投资416.35万元,巩固提升了大堡水厂到田坪村的供水管网。这项工程利用尹家沟基岩裂隙水,从大堡水厂外接输水主管,采用自流引水方式,通过管道自压至4个村子,全天供水。

“以前家里的收入主要靠放牧和草场补贴,三年前,我成为了生态管护员,既保护了生态,又有了稳定的收入,日子越来越富足了。”桑保说。

桑保和扎西东珠只是青海全省14.51万名林业、草原、湿地等各类生态管护员以及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员中的个例,他们户均年收入增加21600元人民币,这份工作也成为他们稳定增收的重要途径。

张烨秋坦言,投资机构往往会在在两种情况下启动招聘:第一,有新基金,人均管理规模增加,现有劳动力可能不够,需要扩招人手;第二,通常与基金内部的管理文化有关,过强的压力也许会导致主动离职的情况,需要补充人手。

现在VC/PE圈找工作最难的是这一批人。

这场疫情的冲击不可小觑。易凯资本创始人兼CEO王冉给了一个悲观预测: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顺利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资机构全年开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

有水吃了,群众脱贫致富的动力更强了。田坪村农业致富带头人、果树嫁接“土专家”马仲平说,“自从村里通了自来水,家里可以腾出一个劳动力外出务工,再也不担心家里的老人和小孩没水吃了。我也培育了3亩多地的花椒树苗,现在长势挺好”。

村民的吃水问题是村里的老大难问题,据村委会主任田维永介绍,2008年地震之前,田坪村二社的群众在马水沟背水,三、四社的群众在麻子沟背水。即便到了半夜3点,两条沟里都还有背水的人,而且世世代代如此。

苦尽甘来,好日子一步一步来了。今年80岁的蔡军连老人激动地说,“去年我们终于喝上了自来水,日子越过越好了,我都想多栽点儿猕猴桃,给孙子们吃”。